第73章 前尘往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冉道友,还……还有我的一份吗?”苏小莲激动的站起来。
“自然,虽然苏道友没有请柬,但也是我们终南道场的贵客,毕竟五大道场同气连枝,这也是大师姐特别叮嘱的!”冉东升微笑点头。
“五大道场?!”范桐像见鬼一样猛然瞪大眼睛看着王元泽,只把王元泽看的浑身发毛,半晌之后范桐才结结巴巴的开口,“王兄,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呃,这个……范兄能不能不问,说起来有些丢人!”王元泽讪笑着拿过两个玉瓶,一个递给苏小莲,一个塞进自己的戒指里面。
“五大道场会丢人?”不光范桐有些哆嗦,前来接待的冉东升也张口结舌。
“真的丢人,五大道场怕是有我这样一个掌门也觉得丢人!”王元泽幽幽的叹口气。
“难道……难道……”范桐嘴巴抖抖几下突然一下跳起来,直勾勾的看着王元泽,“难道王兄就是最近到处都在传说的清河派的掌门?”
“嗯!”王元泽羞涩点头。
“我靠……王兄,你瞒的我好苦!”范桐重重一拳砸在王元泽的家肩膀上。
“喂,朋友归朋友,怎么说我也是五大道场的掌门,是和终南道场掌教和十多位长老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你这样没大没小小心我把你赶出仙盟!”王元泽呲牙咧嘴的威胁。
冉东升再也忍不住了,脸皮抽抽着站起来稽首:“天色已晚,冉某就不打搅三位道友休息,外面有我派外门弟子执勤,若是缺什么招呼一声即可,告辞!”
……
“这小家伙出现,只怕会有麻烦啊!”
距离骊山道院数百里外一座风景秀美的奇峰绝岭之上,半山腰有一处天然的平台,平台上生长着一棵巨大的迎客松,树干虬结扭曲如同苍龙,针叶根根油绿透亮散开如同一簇簇铁箭,在山风云雾中巍然不动,矗立不知已经几千年。
古松之下有一座天然洞府,黑黢黢的山洞里面,盘坐着一个黑须黑发剑眉星目的中年男子。
男子浑身气息全无,似乎就像一尊雕像,但睁眼的一刹那,双眼中却有霞光闪烁,淡淡的光芒映照的山洞五彩生辉。
“大长老以为该如何处置?”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山洞中响起。
“我这两天一直在观察,此子来往结交三山五岳的散修,轻财仗义,心思缜密,看来其志的确不小,可惜就是修为太差了!”男子轻叹一口气。
苍老的声音沉默了许久之后开口:“当初无涯离开神州之时,特意把清河派托付给我们照看,没想到后来的事我们也无能为力,如今既然清河派有了掌门,我们还是需要谨慎计议,不然无涯回来看到清河派破落如此,以他的性子,怕是又会闹得仙界鸡犬不宁!”
“眼下神州的格局,怕是他即便回来也闹腾不起来,我是担心这个小家伙,清河派的掌门怕是不好当啊!”中年男子有些愁眉苦脸的叹口气。
“你是说龙虎道场?”
“嗯,还有龙门道场,此次他们大张旗鼓追查两个弟子被害的消息,意图直指清河派,当初李青阳还是清河派内门大弟子,却在陈全走后舍弃了清河基业开创了龙门派,而后就一直不断打压清河派,将清河派大量核心弟子收罗而去,若非如此,清河派怎会颓废的如此之快,说到底,清河派颓败如此,你我皆有过错,要是当时出手调解,也不会弄成这样!”
“当时你我也不过化灵境而已,何况当时神州一片动荡,凡间仙界皆都混乱不堪……唉,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不说也罢,此次大会若是清河派提出要重建山门,只怕龙门派不会同意,以两个弟子的死为借口拼命打压,这才是令人头痛的事,李青阳如今也是合体大圆满,道行深厚法力高强,又在仙盟身居高位,他若带头不承认清河派的身份,龙虎道场必然会跟风拥护,青城崂山两派一直都居于边荒不爱沾染这些事情,这样压力就会全部落在我们身上,若是因为此事仙盟内部起了争斗,神州仙界将从此不得安宁……
神州仙盟如今本来也貌合神离,只是还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而已,更何况青阳子如今看似修为在神州首屈一指,但他此生绝然万难踏出最后一步!”老者的声音淡淡响起。
“大司命为何这样说?”中年男子脸上露出极度的惊讶。
“据我所知,当初清河派的冲虚真经只有陈全得到了全部传承,李青阳当时虽然是内门大弟子,但因为身份不如陈全,事事都只能屈居其下,轻柔走后,陈全众望所归当上掌门,李青阳自然心有不满,对陈全的许多安排阴奉阳违甚至处处抵制,暗中网罗门中长老和门下弟子培植实力,因此冲虚真经陈全定然不会传授给他,要不然眼下他卡在神灵合体境巅峰足足五百余年不得突破,照理说依照李青阳的资质和实力,绝然不会如此,因此我推测,他没有炼神还虚的后期功法!”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中年男子恍然大悟。
“没有后续功法,龙门派便后继无力,于是只能捞一些偏门,这些年龙门派的法术越来越狠毒辣,竟然开始勾结南荒冥海的异族修炼那些炼魂之法,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何况西北也传来消息,北荒妖族也开始蠢蠢欲动,连续覆灭了明州好几个不小的仙门,若是明州抵抗不住,神州这一劫,怕是不远了!“老者微微叹息。
“妖族竟然如此厉害,连明州都抵抗不住么?”中南男子脸色大变。
“妖族实力本就比人族强大,要不是他们要抵抗雷州的神族,只怕早就将明州占据了,山海古国九州四海,人神灵魔号称四大种族,但人族却是最弱,而且内部也是矛盾重重,自从我神州重归山海古国之后,矛盾更加明显,我在猜想,当初禹帝封印神州,恐怕也是担心人族内斗太甚有灭族之祸,这才不得不为之,当日那神人降临,就是指责人族背叛协议,虽然我们到如今也不知道那协议到底所指为何,但定然是禹帝和神族之间有过约定,而陈旭破解三坟古易,就是导致约定破坏的根源!”
“大司命,你当日亲眼见到神人降临,而且那三坟古易您也亲眼看过,难道就没看出什么名堂?”中年男子疑惑的问。
老者苦笑几声回答:“那三坟古易传承数千年,听闻是禹帝建夏之前就流传下来,但从未有人破解过,内容我自然也见过,只是晦涩难懂,里面并非文字,全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和图形,但又和任何仙符阵法的符文完全不同,当时我正值冲击丹元境,看过几次之后就不愿继续钻研,但陈旭却不愿放弃,辞去官职之后隐居山野继续研究破解,然后在始皇帝百岁寿诞当天突然献了出来,而就在当日,神人突然就降临了,于是也连累前去恭贺始皇帝寿辰的子衿被神光卷入了地宫之中……”
随着老者一声淡淡的叹息,山洞之中默然下来。
沉默许久之后中年男子开口:“前尘往事,多说无益,眼下分丹大会再次开启,希望能够找到子衿姑姑和父亲的下落,只要弄清楚三坟古易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这件事或许就能真相大白!”
“希望如此吧!小家伙的事你暂且关注,一切只等分丹大会结束之后再做决定……”
老者淡淡的声音从山洞之中慢慢消失,中年男子也微闭双目,漆黑的山洞再次陷入了无声无息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