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 结 局(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白银大盟!!!这是本书完结之际,收到的最好礼物!谢谢凤栖梧桐626!谢谢!!)
~~~~~~~~~~~~~~~~~~~~~~~~~~~~~~~~~~
巍巍太行山,漫漫井陉道。
一辆样式普通的厢车,晃悠悠地行驶在之字形山道上。山顶最高处,奈何关依旧渊亭岳峙,巍然屹立,只是那上百个射击孔,已不再有火枪探出。奈何关已经开放,可自由出入;天枢城,也辟为旅游胜地与纪念堂。昔日的雄关要隘,军事重镇,已变成华国大地上寻常风景。
厢车进入东关城,缓缓停下,御手敏捷跳下车,将踏板放下,恭身谨立一旁。
车帘掀开,一身戎装,外罩大麾的女卫官莫青莲当先而出,警惕地四下巡视一番,方才按铳侍立于车旁,随后出来的——竟是朱皇后。
朱皇后头戴帷帽,薄纱遮面,衣着很是寻常,素色褙子,团花襦裙,看上去与一般出行妇女,无有不同。
朱皇后出得厢车,莲步轻移,来到奈何关楼门前,拾阶而上,曲折回转,步入第三层防御室。然后,站定在那个留着淡淡印迹的地方,双目晶莹,默默啜泣。莫青莲低垂着头,眼眶红红的。
良久,朱皇后用手帕试了试脸,转过身,道:“走吧,到烈士陵园去看看她与她的姊妹。”
英烈峰风景如昔,玉栏雕切,松涛如诉,那巨大的剑形纪念碑依旧巍峨,女兵陵园、魂兮归来堂,一切都是那样熟悉。
朱皇后仔仔细细看着每一幅画像,纤纤素手抚摸每一个或熟悉、或陌生的芳名。莫青莲怀抱着的一大捧鲜花,被朱皇后一点点散尽,直至最后来到朱婉婷的墓前。所余鲜花,尽数献上。
朱婉婷的坟头整洁干净,几乎没有一根杂草,青石板地砖也打扫得干干净净,显然平日有人维护,而且很是用心。
朱皇后正在坟前默默垂泪,那御手却从后山小道匆匆赶来。距朱皇后十步之遥,恭声道:“娘娘,那道人在草庐里。”
朱皇后闻声一颤,伸手按了按起伏的胸脯,深吸一口气,尽量平稳声音道:“前头带路。”
莫青莲将帷帽呈上:“娘娘。山间风大……”
朱皇后摇摇手:“不必,这条道我很熟,些许脚程,要不了多少时辰。”
三人沿一条窄道而上,从道旁两侧杂草丛生的情况来看,此陉绝少人行。绕过一片涛声如浪的松林,经过一条小桥。一间简陋的草庐出现在眼前。
草庐前,一个头戴道冠,身着杏黄道袍的道士,正盘膝蒲团,伏于案几,背对来路,专心的摹写着经文。
莫青莲与御手行至三十步时,便识趣停下脚步。分散守在桥头,防止游人打扰。
朱皇后缓缓走近,低声道:“是……是你吗?”
道士身体一颤,停笔,慢慢转身——白面微须,五官清隽,儒雅中带着几分愁苦。额头镌刻着苦难岁月的痕迹,正是已被天下人认定驾崩的钦宗赵桓。
“果真是官家……官家无事……太好了……”朱皇后喜极而泣。
那道士脸色也是脸色变幻不定,怔忡良久,才从恍惚中惊醒。竖掌于胸,说出一句令朱皇后惊讶万分的话来:“贫道号了缘,女檀越不可误认。”
朱皇后丰润的嘴唇微张,凤眼睁大,随即意识失仪,慌忙以襦袖掩檀口,只以困惑的眼神直直盯住自称“了缘”的道士。按理,天子已经发话,允许自己前来了结心愿,保密局那个头子,不应指认错人啊!
了缘垂首转身,将案几上那一页摹写的经文撕下,摇头自语:“唉,这一章白写了……”将纸张揉成一团,随手扔出。
纸团本是扔向侧方,但山风却将之吹滚到朱皇后脚边。朱皇后弯腰拾起,展开——纸上有一团污渍,当是方才自己呼唤那一声,惊吓了了缘……等等,这字迹……
“你……就是他,样貌相似或许是巧合,但是,这是他的字,绝错不了。”朱皇后缓缓接近了缘,轻声道,“是他不让你表露身份,对吗?”
朱皇后前一句的“他”,与后一句的“他”,明显不是指同一个人。
了缘脸上浮现一丝苦笑:“既如此,那就把话说开吧。这世间已无赵桓,只有了缘,非他人所迫,乃是了缘的选择。”
朱皇后呆了呆:“你也像太上那样,入宫观为道?”
“不,不同,我是真正受戒。”
这时朱皇后才注意到,了缘头上戴的是刻着“五岳真形图”的五岳冠,此冠必须的受过戒方能佩戴。赵桓,是真正出家了。
了缘缓缓站起,道袍一拂,向周围群山划了半圈,“四海承平,天下大治,他是真正的真命天子。他比我、比太上、比七弟、九弟,做得更好,理应是天下之主。我心愿已了,可以安心长居于此,日夜诵经,为英灵超度,自己赎罪了。”
尽管身为人妇,朱皇后是不可以指责其夫的,但是,站在这英烈峰上,面对无数英灵,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指责这最大的责任者呢?
朱皇后望着眼前这个令自己七年来难以释怀的男子,不知怎地,心情彻底松了下来,有一种责任已了的如释重负感。这些年,在天枢、在华国那么久,她早已明白,这个人,要对这场深重的国难家仇负有怎样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只希望看到他活着,但确确实实不想再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了。
“你,的确应当赎罪。”朱皇后望着远处高高的纪念碑,喃喃道,“看来,他给你安排的地方,真是挺合适。”
了缘平静笑笑:“此处的确很好,日观群峰,夜听松涛,清泉流石。蝉鸟鸣涧。如此造化神秀,绝非人力堆砌雕琢之艮岳可比。能终老于此,实乃了缘之福份。更不须说……”
了缘说到这,目光闪过一丝悲切,遥望一个方向,轻声道:“还有她……还有许多昔日仙娥,伴我左右……”
朱皇后顺着了缘的目光看去。婉婷之墓,历历在目,心头一痛,潸然泪下。
耳畔响起了缘的声音:“女檀越心愿已了,请回吧,了缘要做午课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