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9章 你们笑得有点早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绛霄认为朗星对天情的厌恶源自苏婉,朗星也在暗自思考这个问题,他不想冤枉了天情和元情,不愿因争风吃醋而与人刀兵相见,对拂星与明轩所讲的道理就是他自己行事的准则,如果天情并非什么恶人,那他不会刻意的去找天情的麻烦。
朗星唯恐自己受情绪影响而冤枉了天情,所以他要让自己先冷静下来,跟绛霄说完话后,他就坐在山头闭上眼摆出休息的姿态,令苏婉和绛霄没法再过来跟他说话了。
在苏婉看来,朗星此刻的样子无疑是有点莫测高深的,从这一点来说,寻易没白死,他确实做到了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出现在苏婉的眼中、心中,即便苏婉确认了他的转世身份,也勾不起多少师徒之情了。
朗星的这个样子也令绛霄别有感触,他成长之神速如同大步大步的跨越着时空,转眼间就追上了他们,如同是寻易换了副模样来跟他们开玩笑,她不能再把朗星当小孩子看了,无论是修为还是智慧,此刻的朗星都不比寻易差了。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朗星终于成长到了能赢得大家尊重的地步,不必如先前般刻意作态,自然而然所作出的举动就已经别具风范了,因为他具备了那份底蕴,天资超凡的他到了逐渐绽放出异彩的火候。
“朗星。”
这声悦耳的呼唤令朗星睁开了眼,大家都已聚在了他面前,呼唤他的是芳芷仙子。
芳芷仙子的那张俏脸上此刻又重新焕发了神采,如初绽春花,洋溢着幸福与甜美,正略带难为情的看着他,见他睁开眼,芳芷仙子目光闪烁的轻启朱唇道:“方才的事多谢你了,我当时有点发懵,还差点跟你闹起来,望你别怪罪。”
朗星站起身目光平静的看着她道:“我没想刻意的帮你们,只是认为这件事不得不如此了结,是以才劝了明轩两句,你们谁都不必谢我。”
芳芷仙子轻轻抿了下樱唇,强笑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帮了我很大的忙,还让明轩得以释然而去,我自该感谢你的。”
朗星不怎么留情面道:“他并没有释然。”
芳芷仙子发窘的看向元情。
元情笑着对朗星道:“就算尚未释然,你对他的劝说也是最好的了,把道理讲得那么透彻,想来他用不了多久就能释然了。”
“是啊,你讲的很好。”芳芷仙子忙作附和。
朗星静静的看着他们俩道:“我觉得你们笑得有点早了。”
芳芷仙子微微皱起秀眉道:“你认为他们不会就此罢休?”
朗星摇摇头,“我说的就是你们现在的笑容,换做是我,肯定不会这么快就能笑出来。”
这话令元情和芳芷仙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散去了。
天情故作不悦的对朗星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们是过来谢你的,哪能阴沉着脸啊?我知道你心里在同情着明轩,可芳芷仙子与他早就生了嫌隙,他对仙子也不是如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么好,仙子怀分离之心久矣,就算没遇到我师兄,他们也过不长,你指责师兄两句倒没什么,可别冤屈了仙子。”
说到这里,他温和而笑道:“朗星,行了,大家都很感谢你,别闹这种不愉快了,明轩和仙子间的事不便多谈,总之这不是单单哪一边的过错,你是明白人,其中的道理不用我给你讲,你比我们都明白。”
“可我还是觉得你们笑得有点早,明轩对仙子如何,只看他方才的表情就能猜出几分,对吗?”他看向芳芷仙子。
芳芷仙子无言的垂下了头。
苏婉轻声劝告道:“朗星,少说两句吧,你自己也说了,不了解详情不好随意作评判。”
朗星点出这些人笑得太早就是说给苏婉听的,他找不到天情和元情的明显过错,只能把这种不太好的感觉说出来给苏婉以警示,见苏婉这般说,他觉得目的已经达到了,遂道:
“我没作什么评判,只是看他们笑得这么轻松觉得有点别扭,你说的对,我有点受情绪影响了,刚才明轩那样子让我觉得挺难受的,芳仙子,在下多有冒犯了,毕竟我对你们的事是不了解的,冤屈之处请见谅。”
芳芷仙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他摇了摇头。
天情有些心情欠佳道:“咱们不说这事了,让它过去吧,今天真是怪不顺的,朗星和绛仙子刚来,这又是妖兽,又是寻仇的,让我这想尽点地主之谊的人都觉得愧对二位了。”
绛霄挑了下眉梢,侧目看着天情道:“这不是指这些霉运是我们引来的吧?”不知是不是受了朗星和西阳的影响,她现在也觉得这天情说话似乎总带着些弦外之音了。
天情大感冤枉道:“你这是想哪去了?我满心觉得对不住二位,怎么还会有那层意思呢?”说着他看向苏婉,诉苦道,“你是知道我心意的,绛仙子这可真是屈煞我了。”
苏婉替天情辩白道:“他确实觉得挺对不住你们俩的,刚还跟我说这事呢。”
绛霄笑了笑道:“我那不过是随口说笑而已,你们也太当真了。”
天情苦着脸道:“这玩笑我哪受得了啊?你这嘴可太厉害了,弄得我都不敢说话了。”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敢说话了。”绛霄也看向苏婉,诉苦道,“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人一向心直口快,爱开玩笑,说话常常是有口无心的。”
苏婉挤着笑容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绛霄的为人,这丫头心直口快不假,爱开玩笑也不假,但要说她讲话有口无心那就是瞎扯了,她才不会信口胡说呢,如今她这么针对天情,明显就是看着天情不顺眼了。
苏婉的感觉没错,绛霄正是要以此让苏婉明白她对这天情没什么好感了,她的做法和朗星差不多,目的也是一样的,都是要提醒苏婉别再跟这几个人混在一起了。
这两个人的表现确实让苏婉在心里犯起了琢磨,尤其是绛霄对天情态度的转变,不过在她看来天情始终没犯过什么过错,就拿刚才的事来说吧,天情说的那句话没什么毛病,怎么看都是绛霄在故意找茬。
换做是别人,苏婉不会这么迁就,这么客气,但她还真有点不敢得罪绛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她还要指望着绛霄帮她辨认出寻易的转世之身呢,绛霄对天情态度的转变已经令她有点乱了方寸了,心里乱七八糟的很不好受。
ps: 感谢 Jiy 师兄的月票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