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胜利的曙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梁王带来的兵马,身上的穿着与大周将领类似,身上的布面铁甲也是出自大周卫所,唯一不同的是将内衬的领子从白色换成了红色。
朱五将那副将的甲胄穿上,将红色的领子整理的服帖,抹黑自己的脸,装作是从浓烟中爬出来的一般。
按照魏大人之前的吩咐,他和吕光将提前买好的火器全都引爆,然后就带着几个坊间人离开。
叛军数量太多,他与吕光没有在军中练过兵,不懂得军阵变化,几千兵马的冲击之下,两个人渺小的如同砂砾,留下来也是没有用处。
第一次爆开火器,眼看着叛军乱成一团,朱五心中异常欣喜。
紧接着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都很顺利,他与吕光抓住时机,与魏大人配合的天衣无缝,顾不得再去看叛军的惨状,只顾得从坑中爬出来,立即奔向下一个埋火器的地点。
直到最后一处,机括拽开,埋的火器全都用完了。
该是他们离开的时候。
朱五眼看着魏大人带着骑兵再次迎上了叛军。
“一个,两个,三个……”朱五心中默数魏大人身边还剩下多少人。
人越来越少,淹没在叛军的洪流之中。
朱五摸索着怀中的火器,朱五有个毛病,总会将最好的留在最后,他的扁食摊子上最后两碗扁食定然馅料最多,此时他怀里的几个火器也是威力最大。
既然做出来了哪有不卖出去的道理。
于是朱五盯上了魏大人一刀斩下马的叛军副将,将那副将拖进了大坑。
穿戴甲胄一气呵成,朱五开始一步步向前走,如果能靠近叛军军阵,将他怀里的火器丢出去,或许还能帮上魏大人。
朱五自然也有私心,韩钰那杂种是梁王的人,他们村中有多少人死在那私矿上。
他得让那些叛军知道,他们还活着。
人总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
村中的老少爷们儿,他朱五也是条好汉,他的“朱”是赤红色的朱,如同燃烧起来的火苗,如同沸腾的热血,现在就让他这把大火去烧叛军。
看着朱五的后背,吕光气得只想破口大骂,那傻子连招呼不打一声,穿上甲胄就跑了,他想要跟上去,一时半刻没有找到合适的尸身下手,只能先向魏大人禀告,以免真的让朱五做到了,魏大人不知晓情形反而坏事。
朱五怀里还有火器,如果火器响了就是朱五得手了,就算没得手,应该也不会是悄无声息。
吕光蹭了蹭湿润的眼角,朱五那么小气的人,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将自己和火器留给叛军。
……
战场之上,魏元谌带着骑兵冲击了几次,他依旧腰背挺拔,不见任何疲态。身边的尸身也堆积起来,前来与他对战的叛军将士,在他的威势之下步步后退。
若非梁王身边的副将用雷霆手段整饬兵马,说不得许多人都会做了逃兵。
“全都冲上去。”
更多的叛军蜂拥而上。
魏元谌胯下战马哀嘶,最终撑不住倒在阵前。
“梁王有令,杀魏元谌者封爵赏万金。”
魏元谌弃马继续与叛军对战,眼见着魏元谌已经没有了方才的优势,可梁王身边的副将却也越来越胆寒。
他本以为只要他们一拥上前,很快就能将魏元谌解决掉,谁知道几拨人上去了,全都无可奈何。
眼看着魏元谌又抢了一匹战马再次脱困,副将向梁王请命亲自前往。
梁王缓缓点头,魏元谌看着攻势不减,其实身上至少有三处重伤,就算副将杀不了他,他再亲自带兵前往,必能将魏元谌斩于剑下。
“咣。”
副将的长刀与魏元谌手中的铁枪撞击在一起。
副将虎口发麻,长刀差点就此脱手,他咬紧牙关,握刀平扫想要挽回一局,魏元谌却先一步洞悉他的思量,挡住了他长刀的去路。
副将眼睛紧缩,狼狈之下再次抵挡,他切身感觉到了那些退缩的将士心中的恐惧。
残阳似血,天地之间一片血红,仿佛将所有人都牢牢地笼罩在其中。
鲜血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副将眼看着魏元谌肚腹之间有鲜血从内向外涌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