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尾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半年之后。
五松观后山的树林里,有两人在舞剑,剑气四处飞荡,雪花飘起。这两人正是脱尘道长和端木元,一人用木剑,一人用冰光剑。大雪过后,雪也有一尺厚,树林里鸟兽绝迹,刷刷的只听见的剑气破空的声音。
脱尘道长在半空绕了树木一圈,稳稳落在雪地上,端木元他忽然停下来,觉得还不够尽兴,问道:“你怎么不练了?”脱尘道长笑道:"我累了。"端木元不肯依,说道:“不行,再陪我拆上三百招!”举剑横刺,一招“乌龙出海”直往肩膀刺去。脱尘道长举剑格挡,道:"师兄,师弟真的老了,不过师兄要是想和我打,那就再来三百回合。"
端木元一听此话,登时兴奋起来,手中冰光剑一抖,剑光闪闪。这是一招"万紫千红",忽闪忽闪的剑光让对手猜不出要刺哪里。脱尘道长微微一笑,手中木剑斜出,反握剑柄,往右一提,剑尖刚好刺在离剑柄三寸处。冰光剑往后退去,荡了个剑花,拖住木剑,往剑身刺入半分。脱尘道长哈哈大笑,往后一退,收回手中长剑,道:"师兄的剑术,远胜于我,真是惭愧啊!”
说话间,一只灰色的喜鹊在一棵光秃秃的黄柏树上鸣叫。脱尘心血来潮,道:“师兄,你看我这一招‘白云出岫’能不能把它的尾巴劈下来!”端木元抬头看去,说道:“我看看!”脱尘道长飞身上树,先是一招“嫦娥奔月”然后才使出“白云出岫”。剑尖离喜鹊尾巴尚有半寸,突然手一抖,偏了半分,喜鹊固然已被吓跑,脱尘道长也往前一个草丛飞落。端木元见他突然收招,便问:“发现什么了?”
脱尘道长道:"你过来,贫道在这里发现一个女人。”端木元走了过去,果然有一个人躺在雪地里。那是个少女,全身缟素,眉头紧蹙,脸蛋儿被冻得通红。端木元问:“她是谁,死了没有?”脱尘道长刚刚摸过脉搏,说道:“她全身虽然冰凉,但仍有血液流动的痕迹,是以尚未死透。”端木元急道:“快扶她回去养伤啊,这么冷的天气只怕要冻伤了。”
这个少女是李意萍,等她醒来时已经躺在火炉燃烧的房间里了,床边站着两个老头。她问:“我还没死吗?”脱尘道长微笑道:“幸亏姑娘内力深厚,不然早就在雪地里冻死了。”李意萍有几分忧郁,说道:“我以为我早就死了。两位就是端木元前辈和脱尘观主吧?”端木元和脱尘道长相视一眼,端木元道:“不错,我是端木元,这是我师弟。你为什么会在雪地里?”李意萍道:"我,我是晕过去的,没有吃的,我也要饿死了。我是来找两位前辈的,今天早上在山上就忽然饿晕了。”
端木元问:“你怎么不吃东西呢?”李意萍叹息道:“我不想吃,更吃不下。”突然目光一亮,问道:"端前辈,你就是萧添云的师父,对不对?"端木元微微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李意萍笑道:“我认识他。”
端木元道:“他是我徒弟,你是崔如玉的师妹,是不是?"李意萍应了一声,道:“前辈说得不错,我是李意萍,崔如玉便是我的大师姐。前些日子我刚刚到过奎山。”端木元道:“你一定是去参加我那徒儿和你大师姐的婚礼了。”
李意萍道:“不错的。前些日子我见到我娘了,她和无尘方丈在一起。然后我和几个师姐去奎山参婚礼。又把不老长春功偷偷藏在萧师兄的书房。”
端木元道:“你应该回家才对呀!”李意萍一愣,许久没有回过神来,说道:“我没有家了,母亲要去隐居。”
在五松观休息了两天,李意萍这才离开。离去那天虽大雪纷飞,胯下白马依然精力充沛,长鸣一声,白马和白衣少女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