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大结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林凡已经年近五十,但是相比王宇等人而言,他的相貌依旧停留在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连同和他在一起的叶茂几女,她们丝毫不见老态,仿佛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少妇,这让王宇他们各种羡慕嫉妒恨。.
今年年初,各大军区调动频繁,白丰调任京都军区司令,李毅调到总参任职,两人都刚刚被授予中将军衔,都是权柄一方的人物,王宇现在已经把远成集团交付出去,专门在国内、国际各大学巡回演讲,知名度相当的高,这让白丰、李毅两人颇为不平。
这天,林凡和王宇两人一同参加成华大学百年校庆,百年老校,自然培育过无数的人才,但这百年来,没有任何一届能超越林凡与王宇两人。
当数十年不见的老同学再次相聚时,绝大部分人都白发苍苍,老态顿显,曾经的意气风发也早已被时间和现实消磨殆尽,曾经站在讲台执三尺教鞭的导师们也相继过世。
舒莉依旧担任林凡的秘书,但这个秘书的水分却不是一般的大,有人传言,舒莉曾在美国出现,挺着个大肚子,而国内,时任西川省省委书记的林凡,他的秘书一年之内换了两个,直到舒莉再次出现。
“你们是学校的骄傲,学校应该为你们两个感到自豪。”老校长已经九十高龄,他这次被特意请了过来,干枯的手拉着林凡两人就絮絮叨叨。
林凡笑了笑,站在学校大礼堂的台前,他放下讲稿,用标准的普通话做了一次简短的演讲,有勉励,有追忆,更多的则是对台下一张张年轻面孔的希望。
林凡让舒莉代他参加校领导安排的晚宴,而林凡自己则步行在校园的小道上,今年深冬的成华市远没有往年的寒冷,只是这夜风吹动,让林凡不得不裹紧了大衣,耳畔有呼呼的风声,也有快行的脚步和相互牵手取暖的情侣……
晚宴过后,林凡让小七把醉意醺醺的王宇送了回去,而他把舒莉放在副驾驶的位置,无奈何,他只能自己开车,回到家的时候,林孟山夫妇早已做好饭菜,两位老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相互依偎着,其他几个女人则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
“喝醉了,让她休息一下。”林凡把舒莉抱到卧室,又折回客厅。
林孟山夫妇已经年逾七十,让林凡欣慰的是,两位老人身体一直很健康,偶尔一场大病也很快挺过来了。
“林凡,我想回一趟京都,爸妈的身体一直不好,我想过去陪他们一段时间。”白芊芊柔声道。
“是该陪陪他们,早几年他们退下来的时候,我就一直邀请他们到南方来,南方的疗养水平不比北方低,他们老在说,离不开,也不想离开,都七老八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倔,芊芊,你这次过去顺便让小野也去一趟,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就跟当初的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叛逆。”林凡笑着道。
“你还好意思说,这帮小家伙跟你有学有样,昨天老大才把王宇家的小丫头逗哭,今天就跑到海南和白丰家的丫头泡温泉,这帮家伙没一个能让人省心的,谁让你当初那么*,骗了一个不成,最后把我们都骗到手了,怎么着,现在你有意见了?”何雯连呛了几句,林凡听得头皮发麻,他只能报之以苦笑。
“雯雯这脾气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这辈子林凡就被她吃得死死的。”叶茂抿嘴一笑,年过四十的她丝毫不见老态,反而如同成熟少妇一般,依旧风情万种。
在林凡陪着几女聊天的时候,陆一平打来电话,身为上市市委书记的他在这一届进入中央七人团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和陆一平闲聊一阵,林凡说道:“老陆,这一届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国际局势越来越恶劣,适当权衡一下,如果有必要,采取一些强硬措施也无大碍。”
“这几届中央蓄了这么久的力量,确实是时候转移一下国内矛盾,前几天,我和白丰李毅小聚的时候,这两人就提到了东南亚那几只小猴子,我也在考虑是不是借着这个机会表达一下这个国家的意志。”陆一平点头道。
“适当敲打在所难免,这几年国际上嘴皮子已经磨破了,改变一下涉外态度相当有必要,不过还是要注意尺度,可能的话,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出面,听听其他人的意思。”林凡笑着道。
这几年,西方各国对这个古老国度快速崛起感到了恐慌,明里暗里都在搞小动作,尤其是叫嚣着经济制裁和军事压制,再加上国内各种矛盾愈演愈烈,如果再不打开一个口子转移一下民众注意力,让他们宣泄情绪的话,很容易酿成大问题。
在陆一平入常前,林凡调任上市市委书记,而陆一平正式进入中央七人团,坐上了他师兄的位置,陆一平的动作比林凡想象的还要快,现在这个国家经济体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多年前提出的赶英超美已经全部实现,国家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资本和实力。
在南海某一座小岛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南海舰队在这一片海域上巡弋着,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美国确实怕了,随着人民币在世界范围内的流通,人民币已经在和美元争夺世界级流通货币的地位,经济上的制裁与反制裁,军事上的各种竞赛,不过让美国失望的是,中国在这方面表现相当理智,面对美国的挑衅,它偶尔沉默、偶尔反击。
“这是一段困难时期,不能以整个国家为代价来换取一种疯狂。”这是整个中央的共识,随着人民币地位的提升,它和美元并列世界级流通货币,正因为如此,美国上下所叫嚣的制裁中国成为一句空话,不同于中国长久以来所坚持的处事理念,美国在这个世界上不止中国一个对手,它不可能投入所有来制裁中国。
也正因为如此,中国可以单方面掐断了和东南亚各国的贸易流通,掐断他们的经济命脉,让东南亚一些国家甚至一度更换政斧,面对这个越来越强势的邻居,他们的美国老大都无可奈何,更别说他们自己,尤其是随着沿海各自由贸易区的大力建设,曾经鼎盛的各港口城市压力倍增,他们只能依附于大陆的经济支持,正如外交部一位大佬在公开场合所言:贱人就是矫情,虽然这话确实不好听,不过他说到了点子上。
陆一平这一届中央确实很强势,以前被各种吐槽的:抗议、谴责一类的词汇已经很少提及,代之以要求、制裁等极具分量的词语,陆一平也因此备受世界瞩目,那个曾经让人觉得虽然强大但胆子小、骨子弱的国家一夜之间站直了腰,挺直了胸膛,发言、行事也一反常态。
软硬兼施,陆一平这一届中央将这一点发挥到极致。
再五年,林凡正式入常,不过他依旧兼任上市市委书记,在结合上几届的努力,上市在林凡的手里散发出更大的生机和活力,上市成为国际上最为繁华的都市,尤其是在随着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世界级流通货币之后,这个国家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失去了最大的经济支柱,美国那些强硬派虽然嘴上叫嚣着要给这个亚洲长龙一个深刻的教训,但正如某位国家领袖所言,这是一只纸老虎,除了会咆哮,连龇牙咧嘴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美国这个渐渐跌出世界霸主地位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不是没有试探过,但无论从经济,还是军事上,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已经走到了它的前面,在国际上的声望早已全面超越了它,今天的中国就如同十年前的美国,它成为了世界上当之无愧的霸主,它强势,甚至强势到让周边各国不得不低头,让国际社会不得不承认那些领土争端;它温和,面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它大力输出劳动力和科技技术,移民浪潮席卷七大洲。
再五年,陆一平退下,林凡坐上了他的位置,在前五年,伴随着流血冲突和时局动荡,后五年,则是温和的发展期,林凡将铁血演绎到极致,将老祖宗的平衡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仅瓦解了西方资本主义的疯狂,一度迫使某些国家不得不解体重组。
十年后,林凡平稳退下,有关于他的事迹被很多人铭记,这个国家是在林凡的手上最终奠定了世界老大的位置,颠覆了其他国家对中国的认识。
阳光明媚,海风轻拂。
一个看着不过四十的中年男子躺在椅子上,旁边或站或蹲了六七个东方面孔的女子,清一色的倾城之貌。
“等了好久才终于等到今天了。”何雯轻轻揉捏着林凡的肩膀,容颜依旧俏丽。
“可惜等来的是个老头子。”白芊芊撅了撅嘴,面带不满。
“老头子。”林凡当时就不满意了,他顺手搂过白芊芊,笑眯眯道,“你老公我人不老心不老身体更不老,今晚上一个都别想跑。”
全书完
不单开全本感言了,先谢谢一些人,13750888188、天空、海龙、云淡,还有其他的兄弟们,真的谢谢你们,因为个人原因或者其他不好说的原因,官路一度中断,原本很想放弃的,但最终觉得不能辜负了各位追看的兄弟们,今天官路总算完本了,虽然结局很粗糙,会让大家不满意,但希望大家能谅解一下,再次感谢天空和海龙,都已经封笔了你们还打赏,很感动也很感谢,多余的话就不说了,谢谢虫大,谢谢打赏的兄弟们,谢谢评论区支持的朋友们,我们下本书再见!牙齿会给你们一个满意地交代。谢谢你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