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东照宫,蜻蜓切(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我们现在出发?”
铃木秀间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半鞠躬弯腰,像个英伦绅士。
他看起来反而有几分迫不及待。
上杉清顿时都惊了。
你这临阵倒戈也没有这么快的吧,怎么不得拿捏一下,自抬身价,顺便找个台阶下?
莫非这是东文宇设下的圈套,想要给自己引入包围圈?
但你这也太明显了吧!
还是说,他是个东文宇的脑残粉,对其实力抱有百分百的自信?
没等上杉清想出个所以然来,哗然作响的雨声中,传来了由远及近的疾行脚步。
上杉清微微一回头,便看到风雨中,一朵樱色的云彩由远及近。
东文真希手中的逆刃船中已经出鞘,剑刃染血,全身被雨水淋透,秀发紧贴在额头上,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眼眸中却仿佛有炽烈的火焰燃烧。
逆刃刀也是能杀人的。
她似乎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东文会的大小姐,踏入了东文会的评定间,用有些冰冷的眼神扫了一圈在场的都有些眼熟的东文会干部,机械的挥臂,甩了甩剑上的血水。
几乎没有人敢和她对视,她目光所及之处,这些东文旧部,都有些面色尴尬的低下头去。
背主之徒,遇见故主,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
上杉清看到她这副模样,反而赞赏的翘起了嘴角。
这才像样子。
这副狼狈的姿态,要比无助的泪水强多了。
别人的帮助,可以比作是刀剑,但刀剑,还是要握在持剑人手中的。
“辛苦了。”
东文真希默不作声的走到与上杉清并肩的位置,船中斜持,上杉清轻轻的一拍她的肩膀,说了这么一句。
木然的摇头之后,东文真希咬着银牙,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先生也辛苦了...东文宇呢?!”
越是接近仇敌,心中仇恨的火焰,就会越剧烈沸腾,将原本的少女心事,燃成一片苦与恨的焦土。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经过了几天的酝酿,这份怒火已经完全的喷薄了出来。
东文真希来的路上,也出手斩了数个挡她路的敌人,她今生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她也是可以为了某些事情挥动刀剑,轻易夺取他人性命的。
有些事,开了头,后面就顺理成章了。
“藏起来了,不过这位先生说,能带我们找到他。”
上杉清耸了耸肩,如实相告。
东文真希深吸了一口气,先是和上杉清说了有关“东照宫”的事情,继而冷冷的扫了铃木秀间一眼,似乎认出了他,凛然开口。
“铃木?”
铃木秀间微微一笑,笑容中并没有其余东文会干部的尴尬和愧疚,而是淡然如常。
“大小姐,晚上好。”
他甚至还打了个招呼,就像他反而是东文真希的家臣一样。
东文真希此时心情有些不可抑制的激动,不想说废话。
“前面带路,带我去找东文宇。”
“或者,死于我的剑下。”
“选!”
听到这带着杀伐气息的果决之言,铃木秀间的微笑更加灿烂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