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死神的微笑(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早,刘浪,曾志坚,还有聚鑫安保公司的押运人员在酒店一层大厅汇合,翡翠的出关手续昨天下午就办好了,不过出于安全考虑,没有晚上出发,而是推迟到今天。
“哼!”看见赵山岭带着手下全副武装地走出来,刘浪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又不贱,昨天赵山岭对他那种态度,刘浪还不至于舔着脸的笑面相迎。如果这次不是公事的话,刘浪早就翻脸了,一个安保公司的小队长牛叉什么?老子可是连神仙都扁过的人,即你手里有枪,老子也可以分分钟把你撂倒。
见气氛有些尴尬,曾志坚赶忙给打圆场,“既然人都齐了,那咱们出发吧!先到银行把翡翠提出来,然后去机场搭乘专机回国,车都在外边了。”
翡翠购买完之后,一直存在缅甸中央银行的保险库里,那里可以说是整个缅甸最为安全的地方。
一众人出了酒店上车。
车都是曾志坚从缅甸本国的安保公司租来的防弹车,这也是赵山岭提出的要求。
十多个人分乘两辆防弹车出发,刘浪曾志坚和赵山岭都在一辆车上,赵山岭拿着对讲器下达命令。
“这一次的押运,主要危险地段是银行到机场的途中,大家一定保持警惕,随时做好战斗准备,缅甸不像国内那么太平。”
虽然心中看不上赵山岭这种鼻孔朝上的家伙,但是不得不说,赵山岭的分析还是有道理的。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中央银行。
两名押运人员留守,其余人进银行提取翡翠。手续很顺利,不到半小时,两个大皮箱就被提了出来。
沐氏珠宝这一次采购的都是质地很好的,冰种以上的翡翠,单价很高,而且都已经将石皮全部处理掉了,所以看起来并没有很多。
赵山岭及其手下已经将武器上膛,非常专业地将翡翠以及刘浪曾志坚保护在中间,保持队形走出中央银行。
整个过程中,所有人都是精神高度集中,好在,没有意外发生,很顺利的就上车了,其实,就算真的有人要抢劫翡翠,也不可能选在这里,毕竟中央银行所在地是仰光市中心,警察和巡逻的政府军很多,即便抢走也逃不出去。
上了防弹汽车,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虽然都说缅甸乱,但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暴力事件发生,即便有,也都是小打小闹,咱们这一次可是两个亿的翡翠,在缅甸政府那都是备过案的,谁敢打咱们的主意,即便真抢了去,也不可能消化掉。”曾志坚轻松地说道。
赵山岭其实也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作为押运负责人,他还是要保持警惕。
而刘浪则是一言不发,冷冷地盯着车窗外,因为,他忽然有些心神不宁,就像那天拉开窗帘感觉被人窥视一样,一上车,他就觉得有些不对,至于哪里不对,却说不好,只是一种直觉。
中央银行距离国际机场大概有二十公里的距离,很快汽车就驶出了市区。
仰光的郊区更加荒凉,道路两边没什么风景,一开始,对面还有一些汽车开来,可是后来,路上的车越来越少,最后竟然没有了。
两辆防弹车孤独地开在道路上,世界静得有些可怕。
“队长,前面有棵树倒了,挡住了路。”突然,汽车停下,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押运人员的声音。
刘浪和曾志坚带着翡翠,和赵山岭坐在后边一辆车上,另外一辆车在前面开路。
“能不能把障碍搬开?”
通过前挡风玻璃,赵山岭看了看,似乎有一棵树被大风刮倒了,横在道路中间。
“我们试试!”对讲机里又传来那个安保人员的声音。
“砰……砰……”
只是前车上的人还没下车,就传来了两声枪响。前挡风玻璃上瞬间出现了两个弹孔,如果不是防弹玻璃,早就打穿了。
“不好!有埋伏!”赵山岭大惊失色。
虽然他是退役特种兵,接受过严格的训练,但是实战经验并不是太多,毕竟国内的环境太太平了。敢于直面和武装押送公司对抗的人,几乎就不存在。
“冷静,冷静!”赵山岭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对着对讲机大喊,“所有人注意呆在车里不要出去,车辆掉头,往市区撤退。”
对方实力不明,硬拼显然不是好的选择。
两辆汽车迅速掉头,然而等他们掉过头来,却悲哀地发现,后面的路不知什么时候也被一棵砍倒的大树堵死了。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打开车门,将武器全部扔下来,然后依次下车,我们只抢劫,不杀人!”这时,一个声音通过扩音器里传出,而且是标准的普通话。
“我们坚决不能出去,赶紧打电话报警,在防盗汽车里等待救援,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赵山岭对着对讲机大吼。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又有两声枪声响起,防弹汽车的侧门玻璃直接被打穿,子弹擦着赵山岭的鼻尖飞过,吓得赵山岭面色惨败。
“他们有穿甲弹,这防弹车根本挡不住!”赵山岭绝望了。
“赶紧扔出武器,下车投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就算你们报警,也不会有警察来的。”
刚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