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打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心里发寒的罗奎则低声嘟噜道:“这些可怜的鱼就任由身躯庞大的上位动物肆意践踏,难道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便听旁边嘻嘻哈哈看热闹的海盗们嘲笑起来:“你是不是在海里泡晕了头?连这种正常的事情都看不惯吗?你呀,还是会船舱里好好躺几天吧,反正这段时间也不用洗地了。”
罗奎感到极度的愤懑和不满,却又不能发作,低头横扫了正在指指点点、相互小声嘲笑自己的海盗们,正欲转身离去。
忽然听到旁边的伊恩淡淡的说道:“有啊,有些小鱼就能免于被吞噬,那就是――有毒的、有剧毒的鱼,或者是浑身带刺、吃下去会要命的鱼,比如河豚。
“不过这些鱼都比较怪异,它们的成长和生活方式与普通的游鱼差异很大。因为既想老老实实的按照普通的鱼儿那样生活,又想不被吞噬,难啊、难啊!
“唯有像那些浑身带刺带毒的家伙一样存在,才有可能混个立足之地呢。在这纷乱的境地,循规蹈矩只怕是没有前途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你不循规蹈矩,也未必一定能混出个名堂啊。
“事情总是简单的,可是众生的境遇……呵呵,可就难说了。千变万化,复杂的很啊。”
此时的海面上已经热闹到了顶点!所有参与者都在叫嚣着。
上面是一只只海鸥踏浪钻水地哇哇叫嚣,下面是海豚疯狂地环绕、压迫鱼群,发出阵阵阴鬼的尖叫声,而夹在幽鬼妖魔之间的沙丁鱼们就像一只只走投无路的乞丐,在凄惨哭喊中翻腾,在翻腾中绝望哭喊,整个水面稀哩哗啦的好不热闹。
然后,海下升上了一个巨大的幽影,它就像最最恶毒的巨兽,毫无怜悯之心的张开了黑沉沉的,足以吞噬浪潮的大口!
“轰”地一阵波涛狂涌的巨响,挣扎的鱼群就在这一刹那间,全都落入了一条大蓝鲸的口中,然后它又在雷鸣般轰响的下沉声中默默落入了深不可测的大海深处。
喧哗结束了、挣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突然的沉寂总是令人
脑袋不由自主地转动起来:最丰盛的事物总是被那些难以匹敌的巨物们所吞噬,所消灭,似乎命运总是这么发展的,似乎……是这样。
继续航行了一周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第三个漂亮的岛屿。
这是一座纵横十余英里,面积相当大的岛屿。岛上绿色的植物繁茂如厚厚的庞大被子,为壮阔的岛屿披上了一层合身的美丽装饰。
而在天上来回纵横着各类海鸟,它们就像忙碌的小商贩,在无形的空中航道上辛辛苦苦操劳着,交织出一副异样“繁华”的景象。
只是越接近西大陆,这里空气中的风就越是寒冷,感到阵阵凉意的众海盗们不得不一边操作船只环绕大岛,一边开始陆陆续续的加衣服。
旗鱼号绕岛一圈后倒是未发现一只梭螺鱼人的影子,当然,其他任何鱼人的影子也没看到,至少在海面上没看到。
“但是他们可能藏在海里!”铎尔说:“或许是藏在离此岛不远的地方,秘密的接头吧。我还是有些担心。只是水下的确不好侦察,而且又是这么大的岛屿,如果要把周围搜查个遍的话,只怕那些梭螺鱼人已经赶来乐。现在如何是好?”
却见伊恩呵呵笑道:“也没什么,大不了请一条水下感官敏锐的大型鱼类帮我们搜查搜查。你也知道,海中有些鱼类的嗅觉或者听觉相当敏锐,能分辨出海中很远的目标,比咱们自己搜查快百倍不止呀。”
铎尔以为他要吸引一条鲨鱼过来用“媚惑怪物”的方法加以控制,谁知这位难知底细的“牧师”站在弧线优美、雕花精良的船舷上叽哩刮啦念叨了老半天,才从水中缓缓探出一个大如双人床的凶猛鱼头来。
那是一个满口利齿、龇牙突面的凶猛之头,灰白如生铁的坚固突面宛如一个奇形的锯齿头盔!上面描绘了一些青紫二色的可怖斑纹,让人微微胆寒,而它那上翘的狰狞大口更是凸现出一股生杀予夺的傲然之色!
伊恩仔细一瞧它那藏在水中的青紫色巨躯,不但比野象还要庞大,而且身形成完美的拉长水滴形,不但匀称善泳,更暗藏着浑厚的巨力,简直比鲨鱼有
过之而不无不及!
从头到尾的七面树叶状三角鱼鳍也在微微摆动着,将那超强的游泳控制力微微透露了一点儿,果真是一条上好的超大型猎手啊。
伊恩哑然失笑道:“原来想引一条鲨鱼的,没想到居然来了一条剑射鱼?真是太好了,按书中的记载,这种凶猛的大鱼,其捕猎能力比鲨鱼只高不低呢。
“不过听说它们一般都是在深海活动啊,怎么也溜道这靠近陆的中浅海区域了?难道深海出事了?或者是书本记载有误?”
然后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管它了。现在我花很长时间未它施法,你们都别来打搅我。”
众人退下后,便见伊恩罗里罗嗦地反复念动着从未听过的咒语,结果从上午念到太阳都要下山了,居然还没结束!
闲极无聊的众人钓完鱼后便一起招呼着钻到甲板下的小船舱里面去了。
过了一会儿,洗完甲板的罗奎见四下寂静无人了,唯有伊恩还在不知疲倦的站在甲板上,对深沉大海中的凶悍大鱼嘀嘀咕咕。
于是他也跟着无聊起来,也溜到甲板下面,看那些粗俗的海盗们到底去玩儿什么了。
船舱中弥漫着呛人的酸臭、到处是霉湿难耐的气息和吵吵嚷嚷的混乱声响,越往深处走,周遭的气氛越是阴沉喧嚣,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但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如果不跟着他们凑热闹,那就真的没啥可消遣的了。
当他走入充满劣酒气息的喧闹舱室时,那些毫无礼数的海盗们正吵吵嚷嚷地为什么赌博下注。
只是这次下注的人都是犹犹豫豫的,还同旁边的人叫来叫去,整个场面就像是开了锅的肮脏沸水一样。
罗奎凑近了这堆“肮脏的沸水”,问其中一个道:“又在赌?为何都吵起来了?”
对方也蛮有兴趣地低笑着说:“你也想来赌一把?哎呀,真是难得呢。不过这次可不容易下注哦――这次赌的对象是,一旦我们拿到了‘凤凰石’,那么伊恩阁下和铎尔大人,究竟谁会活着回到东大陆。呵呵,你赌不赌?”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