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迟早都会发生的意外(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嗝——好饱。”
李斯文坐在山岗上,任由暖融融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惬意极了,尤其当他的体力在缓缓回升,再也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
漫灌的河水已经退去不少,一些坑洼地带形成的水塘里,都是大鱼在扑腾,经验值,金闪闪的经验值啊。
可惜没有趁手的武器,杀一条大鱼就要消耗六点体力值这实在太亏了。
而他就算已经吃饱喝足,却也需要至少两个小时才能将体力值回满。
看了看天色,时间差不多应该是在下午四五点左右,天边的黑色云层又有铺开的样子,今晚说不定又是一场大雨。
至于那情况最严重的四个农夫,哪怕在温暖的太阳照射下,仍旧是不停的发烧打摆子说胡话,只有那两个抱在一起的农夫稍微好点,嗯,也就稍微好点了。
“如果领主大人今天不回来的话,他们六个人必死无疑,当然就算是回来,那四个也一样必死无疑,到时候就剩我一个人龙精虎猛的,傻子也能看出问题来啊。”
想到这里,李斯文就取了些碎小的鱼肉,给那两个多少回过魂来的农夫送去,他们没有问为什么,狼吞虎咽的就吃掉了。
“谢——谢谢。”
一个略年长的农夫努力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李斯文闻言,略惊讶,这可不像是只会空泛聊天的npc农夫。
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在一旁坐下,而那个年轻一些的农夫则瞅着他,忽然就露出一个同样僵硬的笑容,压低声音断断续续道:“你,你不是,不是王二,我知道,我们是从——从小长大的。”
听到这句话,李斯文真是吓了一跳,浓烈的危机感就像是一柄刺刀,冰冷的戳在心口上,可是在表面上,他却好像没听懂一样,只是疑惑的看着那年轻的农夫,听着他把话说完。
而那年轻农夫苍白的脸上此时就有些得意,用手指了指远处,
“再——再去抓,我们就不——不说。”
“胡——”
听到此话,那年长的农夫急忙训斥,但还未等他说完,李斯文就已经如豹子般矫健跃起,一把扑倒那孱弱的只剩一点力气的年轻农夫,手中的一块石头狠狠砸下。
三秒过后,李斯文转头看向那年长农夫,目光冰冷。
而那农夫已经惊恐得说不出话了。
“抱歉!”
——
三分钟之后,李斯文坐在阳光灿烂的山岗上,背影有些孤独,神情更是阴郁,而在他心里已经郁闷得好像月了十条狗那样糟糕。
一切计划都被这个意外打乱了。
当然,既然这个沙比小子认出了他,那么这件事就像是毒瘤一样,越早破开越好,尤其是在局面被他完全控制的情况下。
不过,就这样还没有积累够第一桶金就要被迫出去单飞,李斯文是真的不甘心。
当然,他也不后悔,那沙比小子既然敢在这个时候威胁勒索他,那么今后只会越来越过分,不趁早杀了还等什么?
更何况他还回想起前天傍晚的一个细节,那个时候领主给每个人发了一小条烤肉,就是这个沙比小子突然不知为何走向火堆边的领主,结果还没靠近几米就被一个民兵给呵斥得老鼠那样仓皇逃窜。
那个时候李斯文只是以为这家伙骤然得了烤肉太高兴以至于忘乎所以。
现在看来,分明是那个时候这沙比就想着卖掉他!
“我需要冷静,现在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除非领主死了!而领主会死吗?这个几率,就算是今天下了一场大暴雨他们正好碰上一场特大山洪爆发,好吧,也许真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李斯文心中思索着,他并不是在痴心妄想,而是因为他知道,自从昨天领主大人孤注一掷去猎杀了大地暴熊,今天又升级了四个正规高级兵,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以领主大人这么莽这么钢的汉子,如果今天他们出去狩猎不搞个大动作那还叫骑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吗?
昨天他们可能跑出去五十里去狩猎,今天没准就要跑出去一百里,这是根据大地暴熊的领地范围来决定的,假如莽汉领主还想猎杀这么大块头的优质祭品的话。
话说这就是身为高级傀儡的悲哀呢。
一百里啊,这样复杂又陌生的世界,又恰好赶上这么一场大暴雨,对了,领主大人他们狩猎的方向是在大河的下游吧!
在上游都河水暴涨到这种程度,可想而知下游会是怎样了。
也许洪水爆发都淹不死莽汉领主,但至少会迟滞他们归来的时间吧!
如果他们想返回的时候肯定要因为洪水暴涨要绕路吧,这一绕路没准就要遇到厉害的野兽,然后全军覆没吧!
就算不能全军覆没,就算莽汉领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不绕路,那就只能在外面过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