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邹华生他们一直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及至日上三竿,他们才来到岛上,邹华生在岛上落下,鸟人已经先一步进入了山洞。
邹华生带着婉儿进入山洞,苏婉儿就像邹华生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那么的新奇。
邹华生带着苏婉儿在洞中走着,苏婉儿好奇的打量着洞壁上镶嵌的发光石,邹华生说道:“那些都是特别的石头,平时不发光的,只有在灵力的润泽下才会发光。”邹华生带着苏婉儿来到洞中的水潭边,邹华生看着苏婉儿说道:“你敢不敢跳进去?”
“为什么要跳进去?”苏婉儿看着水潭,蹲下来用手摸了一下水潭中的水:“好凉啊。”
邹华生没有说话,一把抱住苏婉儿跌入水潭中,吓得苏婉儿大声尖叫了一声。邹华生抱着苏婉儿在水潭中下沉,苏婉儿也发现了问题,她没有感觉到溺水的窒息感和水的冰凉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四周渐渐出现了光亮,两个人的身体一轻,邹华生抱着苏婉儿落到地上,苏婉儿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看到邹华生戏谑的看着她,在邹华生胸口重重地锤了一下,低下了头。
邹华生牵起苏婉儿的手来到一处石壁前,顺着石壁走了几步,找到自己的卧室,然后拉着苏婉儿在旁边走了几步,来到另一个石门前,邹华生在石门旁边的发光的石头上按了几下,石门打开,看的苏婉儿心里止不住的好奇。
邹华生解释道:“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刻印了阵禁,并辅助有法具,跟宗门的阵禁差不多,只是这里的更加复杂。”
苏婉儿了然,看向石门里面,发现这是一个卧室,里面的空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床上放着白色的被褥枕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修行之地,虽然简单了一些,但是被褥都是上等的蚕丝织就,虽然看起来比在宗门的时候单调了些,但实质上还是比宗门好的。”
苏婉儿进入卧室,手摸着床上的被褥,感受着光滑柔软的触感,说道:“难怪生哥哥不想回宗门了呢。”
邹华生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我不想回宗门,我说过了,是那黑老魔不让我回宗门。宏渺也可以做证,不信你可以问宏渺。宏渺!”
宏渺剑变成粉末落在旁边,凝聚成了少女模样:“主人。”
邹华生说道:“你来证明一下,我是不是一直想回宗门,但好几次都被黑老魔抓回来了?”
宏渺说道:“是的,主人。”
苏婉儿看着宏渺说道:“这个就是杀了两位宗主的剑灵?”
邹华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是祂(读音ta。我个人用作人类和动物以外的第三人称。)。其实祂之所以要杀那两个宗主也是有原因的。”
苏婉儿问:“什么原因?”
邹华生说道:“有些复杂,有时间再跟你说。我先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苏婉儿拉着邹华生的手撒娇:“不嘛,我就要现在知道。”
邹华生说道:“其实我是转生者,前生是剑宗剑祖,后来通玄末劫,五大宗门联手杀掉剑祖,破灭剑宗,拿剑祖灵识投胎转生,吞食剑宗治地。当时在场的每一个宗主手上都沾着剑祖的血,所以宏渺才要杀了五位宗主为剑祖报仇,只是当时宏渺灵力不足,只能杀了两位宗主后虏了我逃走。”
苏婉儿听到邹华生简单的两句话,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的轮廓说了个清楚,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邹华生,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两句话中巨大的信息量,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跟宗门讲的不一样?不是剑祖私自联系域外魔头,引域外天魔降临通玄界,差点令通玄众生灭绝吗?”苏婉儿质疑道,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怀疑。
邹华生解释道:“不是,剑祖联系的不是那个,其实剑祖也不知道降临通玄界的天魔是哪里来的,只是……只是……剑祖联系的也不是魔头,而是人……啊呀呀呀,我也只恢复了很少的记忆,只是我敢肯定……我敢肯定,事情绝对不是宗门告诉我们的那样,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那样的,宗门在说谎,绝对不是那样的……”
邹华生说着话,突然表现的有些狂躁,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在卧室里面来回走着自言自语,似乎思维突然变得混乱了起来。
苏婉儿看着陷入思维混乱的邹华生,突然有些慌了,赶紧说道:“生哥哥,你别这样,婉儿相信生哥哥。”
邹华生似乎没有听到苏婉儿的话,犹自在卧室中来回走动,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混乱自语:“是他们的错,我是对的,我只是想……恢复以前的辉煌。他们是错的,他们只想要……他们只想要……”
苏婉儿抓住邹华生的手臂喊到:“生哥哥,你别这样。”
邹华生一把甩开苏婉儿的手臂:“走开!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想要新的科技,他们只想统治通玄界,他们不想回到以前的辉煌!”
苏婉儿一把抱住邹华生,哭着说道:“生哥哥你别这样,是婉儿的错,婉儿相信生哥哥,是宗门不好,婉儿相信生哥哥。呜呜……”
邹华生僵住了,被婉儿抱着,口中无意识的说着话,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是他们……是他们的…错,婉儿相信……婉儿……婉儿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苏婉儿趴在邹华生的胸膛上:“生哥哥,呜呜……你吓死婉儿了。”
邹华生说道:“没事了,婉儿,没事了,不哭,不哭。”
在一个实验室中,几个人看着投影中的邹华生讨论着,一个人说道:“正如目前所见,转生宿主在恢复部分记忆后就会与现有的记忆产生冲突,平时还不会明显地显露出来,但是一旦受到某些刺激,唤醒前世更多的记忆,并强迫使其思考,就会使记忆陷入混乱,导致其丧失正常思维能力。”
另一个人说道:“这是早有预料的,现在我们目前主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使前世记忆与现世记忆在共存的情况下而不会产生冲突。”
三号人员说道:“产生记忆冲突的主要原因,我觉得是记忆的时间线没有整理好。对于转生者来说,他前世的记忆与现世记忆是重叠的,所以才会产生混乱。如果我们能想办法将前世记忆重新编制,将其……”
卧室中,苏婉儿抱着邹华生哭泣,邹华生轻轻拍着苏婉儿的肩膀:“婉儿不哭,没事了,没事了,婉儿不哭。”
苏婉儿双眼泪水汪汪的看着邹华生,想要问问他怎么了,可是又担心自己再说出什么话使他发疯,最终只能哭着喊出一声:“生哥哥~”再次趴在邹华生的胸膛。
邹华生抱着苏婉儿,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眼睛看着前方露出思虑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儿,苏婉儿止住哭泣,邹华生淡淡说道:“曾经剑宗在最辉煌的时候,剑祖无意间得到一个宝贝,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恢复的记忆中没有这个宝贝的来历,甚至也不知道这个宝贝是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