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同室操戈(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胡景瑜躺在床上,侧过脸来面向楚阳。“好,等你朋友回来,叫他来我这里一趟,我有话要对他说!”
楚阳点头答应。这才想起威武哥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心里不由得有点不安起来。
胡景瑜脸色白的像一张纸。身体竟然不停的发抖。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小大夫赶紧拿出被子,给胡景瑜盖好。
回头对楚阳说:“楚大哥先在这里照看一下景瑜哥,我去去就来!”
还没等楚阳答应,小大夫一溜小跑,跑出屋子。不一会儿端来一碗汤药。
“景瑜哥到了吃药的时间,刚才有事耽误了熬药!”小大夫对楚阳说到。
“景瑜哥,把药喝了!”
小大夫把药端到胡景瑜床前。胡景瑜慢慢坐起来,接过汤药碗,把汤勺从碗里拿出来,递给小大夫,端起汤药一饮而尽。
汤药应该是很苦,胡景瑜喝下后咧着嘴,一脸无奈的样子。用手抿了抿嘴。
“东子你熬的什么药,怎么这么苦?”
小大夫接过空碗,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胡景瑜。“这些要都是颖姐姐开的方子,芷依姐吩咐我们出门时带上些,以备不时之需。”
胡景瑜接过小瓶,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这是什么?”
“冥泉水?芷依姐姐吩咐过了,此药方必须用冥泉水做药引才会有效果!”
胡景瑜愣了愣神:“哦,我知道,只是没想到芷依会想的这么周到!”
胡景东年纪虽小,但是很勤快,一边说话一边收回药碗。把药碗放回到茶盘上,端起一碗温水,递给胡景瑜。
“每次有行动,芷依姐都会带些出来,只是从来没用到过,就一直带在身边!有几次我嫌麻烦,打算不带,芷依姐还发了脾气,狠狠训了我一顿。”
胡景瑜笑道:“原来还有这种事,我都不知道!”
“这些事平时都是芷依姐姐张罗,你不知道不奇怪!”胡景东调皮的笑了笑。
胡景东十几岁的样子,根本就是个小孩子。总会有些顽皮的天性,看着胡景瑜漱完口,笑着说到:“第一次见景瑜哥服药,竟然喝的这么爽!”
胡景瑜一副苦瓜脸,皱着眉说道:“景瑜哥从来都没喝过药,这是第一次,哪知道会这么苦?”
小大夫调皮的样子,使胡景瑜暂时忘记烦恼。竟然破天荒的露出笑容。
“那可不怪我,都是颖姐姐开的方子,下次你遇见她,告诉她给你开个甜一点的。”
胡景瑜突然愣了一下,目光呆滞,似乎想起了什么。
胡景天无意中看了胡景瑜一眼,突然脸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
“你喜欢的是颖姐姐!”
胡景瑜也瞬间反应过来,惊愕的看着胡景天。
为了不暴露颖儿,胡景瑜将秘密强行压制。胡家人窥心之术,只要你不在他面前想起,
“臭小子,你窥探我!”
胡景天低下头。“是你自己想的,又不怪我?”
胡景瑜说道:“不许对别人说!”
胡景天说道:“这件事颖姐姐知道么?”
胡景瑜仰头躺在床上,“我这副德行,她知不知道已经不重要了!”
“那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胡家人血竭发作,按照惯例,下一步将会考虑传宗接代。
胡景瑜叹道:“动情则亡,我不想连累她!”
“老祖宗这关你打算怎么过?”
“我这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老祖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要抢亲不成?”
景天白了一眼胡景瑜:“感情这种事呢,很难说的,也许她也会考虑到这些呢?”
胡景瑜美滋滋的说道:“你胡说些什么,颖大夫那么纯洁,那么善良,天使一样的存在……?”
胡景瑜像似想起些事,突然从幻想中醒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