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见到本人就会清楚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楚兄弟可否详细谈一下经过!”
楚阳把那个人送水时的经过对胡景瑜说了一遍。
“这个人还有一个人知道是谁,就是早上给司徒羽处理伤口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是胡家的小大夫,胡芷依回来给胡三爷处理伤口,怕耽搁时间,迷千羽的伤是由他处理的。
胡景瑜赶紧吩咐人把小大夫叫到身边。
小大夫不知为什么胡景瑜会叫自己,显得很慌张。
楚阳说道:“小兄弟不用紧张,我只是想问你点事!”
小大夫结结巴巴的说:“楚、楚哥哥、请讲!”
楚阳说道:“那个送茶水的人四十岁出头,中等个子,身材微胖。刚才这位小兄弟给司徒前辈处理伤口,他就在身边帮忙!”
楚阳看着人小大夫说到。“你可以回忆一下,当时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小大夫愣了半天,突然想起来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当时人手不够,吴大厨送开水过来,帮迷前辈换了一件外衣,至于还过做什么了,我倒没注意。”
楚阳还没说完,胡景瑜就看了一眼手中的信纸。信纸上小天写的人中,竟然真的有吴大厨。
吴大厨体貌特征,胡景瑜心中有数,就算不对照小天的记录,他也想到此人。
毕竟胡家人中,超过中年人的不多。
胡景瑜也呆住了,随即大怒。转回身吼道:“负责警戒的你们给我出来!”
刚才那四个人又慌忙站了出来。
“景瑜哥,我们真没看到有人送茶过来,我们只在院外守护,院子里也没用警戒。”
胡景瑜气的一跺脚。“你们这几个笨蛋。没看到有人混进来,都有谁出去你们总应该看到了吧?”
“回景瑜哥,吴大厨刚刚开车出去了,说是今天人多,三爷又需要补身子,要亲自补办伙食。”
胡家人,自然有出入这里的特权,不用每次都禀报管事的。
胡景瑜一摆手:“好了,不用解释,我知道兄弟们辛苦,这些事不怪你们,现在首要任务,找到吴大厨,别的事都撂下。”
胡景瑜简单的做了一下部署胡家人四散开来,各自分头行动。
胡景瑜对胡家人真是宽待,竟然毫无责罚之意。司徒羽摇头暗道:胡景瑜仁义待人,是一位好兄长,可惜不适合做统帅,统领胡家。
司徒羽另一方面也佩服胡家人的自律性,简直太强了。任何一个团体,都必须有自己的制度,所有人都按照规章制度行事。这才是健全的社会体系。像胡景瑜这样放任自由,胡家恐怕会是一盘散沙。
司徒羽何曾想到,胡家人之所以有如此表现,是因为经历太多的生死离别,每一个正值青春的胡家人,都临近终结。说白了就是一群将死之人。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他们会善待每一个投错胎,来到胡家的人。
胡家众人走后,胡景瑜把司徒羽安置在厢房。留两个胡家人在门外把守。
司徒羽暂时摆脱嫌疑,胡景瑜没必要咬住不放。但是事情没水落石出之前司徒羽暂时还不能离开。
司徒羽也没提出异议,毕竟这件事有针对自己的迹象,就是想离开,也没那么容易。
胡景瑜和楚阳两人回到正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胡家人只留下几个人在院外把守。小大夫在院子里支起炉灶,开始给胡景瑜熬药。胡家祖传医术,属传统中医,由于像胡景瑜这种情况比较多发,控制血竭的中药都随身携带。
毕竟是大白天,胡景瑜也没制造紧张气氛。进到屋里给楚阳拉过一把椅子。
“楚兄弟请坐,今天的事恐让楚兄见笑了,没想到胡家会出这种事?”
红木椅份量太重,胡景瑜并没拿起椅子,只是在地上拖了过来。楚阳看胡景瑜虚弱的样子,赶紧接过木椅。
“景瑜兄不必介怀,发生这种事,不是我们能掌控的,真相没找到之前,我们绝对不能妄下断言。”
胡景瑜点头说到:“不错,吴大厨只是自作主张给你们送了一壶茶。单凭一壶茶我们也无法将他定罪,我已经查过了,茶水无毒。”
胡景瑜躺在靠椅上,脸上已经没有血色。叹了一口气。感觉心力憔悴,但是在楚阳面前,心里想着要尽量挺住。毕竟眼下还有个烂摊子没收拾。
胡景瑜心里很矛盾,身边的人谁都有嫌疑。楚阳也不例外,胡景瑜开始时有理由怀疑楚阳故意把目标指向胡大厨,给司徒羽制造空隙。
可是刚才小天在纸上写出不在场的名单,楚阳故意让小天交给胡景瑜。楚阳选择了回避,楚阳这是留了后手,证明自己不是见机行事,临时拉吴大厨当替罪羊。楚阳这是怕胡景瑜袒护胡家人。先堵住胡景瑜的嘴。
可见楚阳考虑的很全面。
说到底胡大厨只是有嫌疑,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现在就希望三爷爷没事,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