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一切都晚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胡三爷有伤在身,腿部中了弩箭。胡景瑜只是临时切断箭杆。伤势不容耽搁,四个人没等山上的胡家人下山,先行返回老城区。胡景瑜背着受伤的胡三爷,楚阳和迷千羽跟在后面。
一帮残兵败将,走的很吃力。
清冷的空气冻的楚阳脸开始麻木。路也变得漫长,来的时候没觉得走了这么远,回去却累的走不动了。石滩崎岖不平,四个人一顿折腾,体力几乎耗尽了,回去一路上跟头把式的,石头多的地方几乎是爬行的。
相比之下有积雪的地方较为平坦。河道北岸积雪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都集中在河道南侧。这些雪经过反复融化结冰,表面已经很结实,撑住人绝对没问题。四人放弃石头河滩,靠近南岸,在冰雪上行走。残雪表面融化后出现很多冰碴,并不光滑,只是落脚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冰碴碎裂声音。
四个人中,楚阳和胡景瑜还能坚持。胡三爷根本就没法长时间行走。
迷千羽也只是硬挺着,头肿的像个大南瓜,血肉模糊的样子,什么都像,就是没有人样了。还好伤口不深,胡景瑜都帮他简单的处理过了,但是没有医疗设备,也无法清理伤口,都是糊弄糊弄就过去了,反正又没有致命伤。
初楚阳象征性的搀着迷千羽。毕竟两家人心里都有隔膜,多少年的仇怨了,心结哪那么容易打开?暂时性的止戈比较脆弱,不能让迷千羽觉得孤立,楚阳尽量对迷千羽溜须着点。因为刚才自己口若悬河,根本就不是为了化解狐族和异族的恩怨。而是另有目的。
这件事乍一看楚阳像是局外人,实则不然,身为轩辕血脉,楚阳早已深陷其中。两族争斗,楚阳难免深其累。
所以楚阳才拼了命的力保迷千羽不死。
从胡三爷和迷千羽两人的谈话中听的出来,迷千羽的身份在异族中一定有特殊地位。事关两族恩怨纠纷,迷千羽绝对能够做主。不然胡三爷也不用和他说那么多废话。为了铲除轩辕血脉,异族人派出一位重要人物这也符合逻辑。
刚才迷千羽和胡三爷说话之时,楚阳突然找到了迷千羽的弱点,那就是天罚。
只要拿住对方的软肋,楚阳就感觉看到了希望。紧接着胡三爷把寻找翼神泪的希望,也转嫁到自己身上。楚阳明白胡三爷的意思。他是想保自己不死。
楚阳立即顺水推舟,只要用天罚牵扯住两族人,楚阳方可立于不败之地。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看出了迷千羽的弱点,迷千羽绝对有利用的价值。
下一次再遇到异族人,恐怕就没有机会说这么多废话了。
迷千羽拿出神之羽翼,在那里念叨半天,那是什么意思?那是不想死,内心矛盾重重。以他的身份,苟且偷生是不可能了,楚阳必须给他找一个能偷生的理由。
楚阳看准时机出手,力挽狂澜。在迷千羽最绝望的时候,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迷千羽心里的天秤本来就往这边倾斜,楚阳给他一个台阶,迷千羽焉有不下之理。
无论翼神泪能否找回来,楚阳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至于以后楚阳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楚阳搀着迷千羽,迷千羽对楚阳也另眼相看,心存感激是自然的。楚阳给自己扣这么大个高帽,让自己死都死不起,捡回一条命,迷千羽能不高兴么?
迷千羽跟楚阳回去,是为了拿楚阳口中说的那封信。楚阳随身没带纸笔,楚平川留下的几管钢笔根本就不能用了。只有返回老城再写。
胡景瑜体力不错,按照自己的体力,走这点山路应该没问题的。
也许是连着折腾一夜了,背上又背着胡三爷,胡景瑜此刻却感觉到了疲惫。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河滩上跋涉。不知不觉衣服竟然被汗水浸湿。刺骨的寒风吹透外套,胡景瑜打了个寒颤。发现衣服又被冻住了。
今天和死对结伴而行,心里多少有些压力。或者说是有点不可思议。这些年两家虽然没发生过正面冲突,但是暗地里也没少较量。胡景瑜见识过异族的手段,可以说是凶狠残暴。今天能有这种结果,楚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胡景瑜嘴上没说,心里可是暗暗赞赏楚阳。
这一夜,对胡家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胡家人命运会因为楚阳改写,胡景瑜突然有了信心。
轩辕血脉,确实不凡。
看着渐渐清晰的世界,胡景瑜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这个黎明,也许是属于胡家人的黎明。
心里升起希望,胡景瑜立刻有了动力。背起胡三爷进走了几步。兴奋的神经迅速感染了情绪。脑子也开始胡思乱想,胡家人控制思维是经过训练的,胡景瑜这种状态并不多见。胡景瑜突然意识到自己兴奋过度了。慢慢停住脚步,收拢心神,然而就在自己心态渐渐平和之际,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脑海。
那是一个女孩的身影,女孩身形瘦弱,活泼开朗,蹦跳着朝自己跑过来,仿佛此刻正站在胡景瑜面前,双眸如水,对他微微一笑。
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青春气息,竟然让胡景瑜春心荡漾。胡景瑜潜意识里暗叫遭了,怎么会突然想起她?可是脑子却不听使唤。
胡景瑜脑子里已经没有别的了,只有那女孩的笑容和如水的双眸。
那双眼睛对别人也许并不特殊,但是在胡景瑜眼中,却有着特殊的意义。胡家人与生俱来的窥心之术,对她却毫无用处。
胡景瑜记得族长说过:身为下一任的灵主,有生之年,一定要躲避一个人,一个你无法窥探她内心世界的女人。这女人就是他的克星,胡家窥心术可以窥探天下之人,唯有一人不能窥视,这就是你钟爱之人。
灵主必须斩情绝爱,清心寡欲,甚至是禁欲。这些都需要自己控制心神。灵主动情,毁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狐族的未来。
那身影只是一闪而过。胡景瑜收拢的心神却顿时涣散。想到她,胡景瑜心里升起一股暖意。他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甜蜜带着少许疼痛。
胡景瑜竟然面颊微红,气息不稳,心脏开始狂跳。胡景瑜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在绝望的叫到:“完了,一切都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