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这一脚,踢得结结实实(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楚阳被撞的身子一歪,一个趔趄后退几步,直到后面有东西挡住自己,楚阳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靠到墙边。木桌桌腿被地砖缝隙卡住,停在原地。
桌子没有跟过来,陈铮随手抄起一把木椅,隔着桌子抡起来,对着楚阳就砸,楚阳从动手开始,就一直被动,这次也不例外,身子还没站稳,椅子就到了。楚阳双手抱头转身硬抗住这一击。老式木椅,楠木材质,硬度不亚于石头,楚阳被砸的惨号不止,觉得骨头都被砸断了。挣扎几次都没爬起来。
木椅翻倒在楚阳身边。陈铮提着猎刀,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你不用挣扎了,挣扎只会让你更痛苦,我们翼族杀手,都经过特殊训练,从小就经历非人待遇,我所能承受的痛苦,你根本就想象不到。我就是两只胳膊都没了,你都不是对手。”陈铮慢慢走过来,拎起一把椅子,坐到楚阳面前。把刀放到桌子上,近距离瞅着楚阳。
楚阳蜷缩在墙角,半边身子都被砸的快要散架了,痛苦的看着陈铮。
“你要动手就他妈的快点!”
陈铮揉了揉鼻梁,长出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合烟,单手弹开盒盖,烟盒口朝下,用嘴叼出一根烟来。随后举着烟盒递给楚阳。
“要不要来一根?”
楚阳盯着陈铮,不清楚他的意图,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意,于情于理,他都应该速战速决,这么做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断定胡三爷不会回来,或者是回不来了。
楚阳摇摇头,拒绝了陈铮的好意。
陈铮苦笑着摇摇头。盖上烟盒。塞进上衣口袋,然后又挨个口袋摸摸,终于摸到火机。陈铮把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对着楚阳吐出一个烟圈。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别人临死前的样子,看他们恐惧的样子。”
楚阳愤愤的骂到:“你他妈的变态,老子这是疼的,从来就没怕过,杀了我,你们也摆脱不了天罚的命运,大不了一起陪葬!”
陈铮看着楚阳,突然一脸无奈,摇头苦笑。
“我们的天罚可不是你想的那样!”
楚阳瞪着眼珠子,恶狠狠的问道:“那是什么样的?”反正是死,死猪不怕开水烫,楚阳也管不了太多了。
陈铮叹口气,悠悠的说道:“我们受天罚不会死,只是必须生活在地下。不能出来。”陈铮眼神里突然充满绝望。
看来陈铮也不是冷血,只是把情感埋藏在心里罢了。
楚阳摇头一笑,对陈铮的话很怀疑。
“那你怎么会站在这里?按你说的,你应该在地下!过着见不得光的日子。”
陈铮居然变得很有耐性,破天荒的解释起来。
“我们每次回到地面,只能在上面留七天,七天一过,如果回不到鬼域,就会迅速老去!”陈铮长长叹息一声,接着说道。
“其实我在这里和你聊天,是在享受生活在地面的乐趣,我喜欢这里的空气,很清新,不像地下,充满死亡的味道。”
听到陈铮只能在地面逗留7天,楚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然而未曾开口,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枪声。是安装了消音器的枪声,楚阳对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楚阳警觉的竖起耳朵。疑惑的看着陈铮。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深夜寂静,老城区却喧闹起来,枪声此起彼伏。虽然这些枪支都经过消音处理,但是黑市枪支,很多都是粗制滥造的仿制品,在寂静的老城区依然能够传得很远。从声音中听得出是双方发生激战。
楚阳终于知道陈铮为什么有恃无恐,不急于除掉自己,还坐在这里和自己聊天。因为他知道胡三爷回不来了。
楚阳心彻底凉了,原以为拖延时间,自己还有一线生机,可是连胡三爷都中了招,谁还能来救自己?
楚阳问道:“你们设了埋伏,要杀掉胡三爷?”
陈铮没急于回答楚阳的话,猛地吸了几口烟,烟屁股就快烧到手指了,才从嘴里拿出来,用手指狠狠的掐灭烟头,摔到地上。随手从桌上拿起猎刀,平静的脸突然扭曲,眼中寒光爆射,凶相毕露。
“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可以去死了!”
陈铮抡起猎刀,向前一步,用刀背照着楚阳的头砸过去。这种猎刀刀身长刀背宽,能砍动小臂粗的树木,份量很重,刀背厚度有两公分左右,反过来简直可以当锤子使。
看到陈铮突然变脸,楚阳心下一惊。知道到危险关头了。一把抓起身边的椅子,迎上去挡住猎刀。咔嚓一声,刀背打在椅子靠背上,雕花的靠背应声碎裂。猎刀深深陷入椅背之中。
陈铮刀背结结实实砸在椅子上,力道不减。楚阳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劈头盖脸砸下来。还好红木椅子质地坚硬,扛住了陈铮这一刀。手举木椅,用力旋转。将陈铮的猎刀带向旁边。
刀背砸出的断茬,原本夹不住猎刀。但是红木质地坚硬如铁,断茬两边缝隙并不大,猎刀尚未来的及抽出,楚阳直接扭动座椅,断茬角度倾斜,死死咬住猎刀。硬是将陈铮带着歪向一边。
陈铮手中猎刀卡在椅子上,力道瞬间被化解。手里紧握着刀把,身子也被楚阳带动谢谢的跟了过去。差点撞到椅子上。两人竟然隔着椅子,近距离擦身而过。
楚阳瞪着眼看着断茬,陈铮竟然用刀背砸自己,这是让自己死也死的不痛快。
“你他妈竟然用刀背?”
楚阳快气疯了,心想要死,也得是被砍死,不能用刀背砸死吧?这得砸多少下?陈铮真是够狠毒的,他是想让楚阳死的慢一点,好好折磨折磨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