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陈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涛躺在黑衣人身后听到枪响,知道黑衣人顾忌同伴,不敢对自己开枪,所以选择了楚阳。小涛也没敢抬头往外看,直接把枪伸出去枪口对着黑衣人的位置,哒哒哒一阵扫射,直到子弹打光了才收手。撤回微冲。
小涛凭感觉开枪,子弹全都打在黑衣人面前地面。黑衣人刷的一下向后退去。墓室中间空旷,附近没有掩体。只有半米高棺床能够藏身。三个人没用沟通,齐刷刷趴到棺床后。
安了弹簧似得跳起来,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个瘦小的黑影就扑过来了,手里的ak当棍子使,对着小涛劈头就砸。小涛哎呀一愣神,本能的抬手去挡。
小涛千算万算,却忽略了这个瘦弱的黑衣人,这个瘦弱的黑衣人和自己距离太近,又不在自己瞄准的范围。如果这个人想要跑到棺床后,那可就远了。所以这个人竟然不退反进。以守为攻。
咔嚓一声,两把枪砸到一起。黑衣人被震得退后两步。小涛庆幸自己反应够快。抬右拳猛地怼向黑衣人前胸。黑衣人收枪后退。小涛近距离看到了那个人的脸,突然间愣住了。面前的竟然是个女人。打出去的一拳硬生生收了回来。
“他娘的,是个女人,你涛爷爷对女人没有免疫力,从来不打女人!快点给我滚开!”
黑衣女人听到小涛这么说,气的怒目圆睁。抡枪就砸,小涛还是用枪一档。嘴里还没闲着。“哎呀!你还上菜了,都说了你涛爷不和女人一般见识,你还死缠着涛爷不放,是不是对爷有意思?”
谁知黑衣女人这一招是虚招,小涛搪住步枪,瘦弱女人竟然轻蔑的一笑,扭动细腰飞起一脚。小涛瞪着眼睛看着那女人一脚踢过来,慌忙向后撤身。哪知那看似瘦弱的女人,手里的步枪竟然挂到小涛手里的微冲上,小涛一带,那女人也跟着被带过来了。小涛虽然退后几步,但是竟然没起到一丁点作用。
女人飞脚直接蹬在小涛胸口。小涛哎呀一声,脸疼的变了形,身子被踢的向后仰,手却被女人用力一带,硬是把小涛给拉了回来。
小涛瞪着牛眼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女人近距离看着小涛,脸上露出轻蔑的坏笑。
小涛只是一时轻敌,没想到这娘们伸手这么利索。手上用力一扭,那女人面露惊色,向前一伸手,步枪往上一抬,轻松的摘下步枪。随后回身一个回旋踢。
小涛早有准备,知道女人腿上功夫不错,抬起大脚,脚上穿着大皮鞋。对着女人的腿就是一脚。
嘭!两腿相撞,那女人被踢得直咧嘴,噔噔噔退后好几步。
红着脸气的直咬牙。
小涛大咧咧的笑道:“怎么样,知道你涛爷的厉害了吧,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啊?”
女人强装镇定,右腿微微抖动。小涛自然看在眼里。心里偷偷暗笑。谁知那黑衣女人竟慢慢抬起了手里的ak。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小涛的头。
小涛笑容僵住了,赶紧也把枪口对准女人。
“不要冲动,这样只能两败俱伤!”
女人柳眉高挑,有恃无恐。
“这把uzi被余示调成连发,你一梭子打出二十发子弹,现在用空枪口指着我,想和我两败俱伤,你真当我二么?还是你本身就他妈的是二货!”女人愤怒的抡起步枪,对着小涛就打,小涛这回可没底气了,边用枪抵挡,边缩头缩脑向后退。
(被小涛打晕的黑衣人叫余示)
女人瞬间变成了疯婆子,一下接一下的打着小涛。边打嘴里还不停的骂道:“我让你挡,我让你挡,还敢在老娘面前当爷爷,这会你叫奶奶都不能饶了你!初一,你特娘的要是再当缩头乌龟,老娘现在就把你朋友脑袋开瓢!”
随后女人把枪口顶在小涛脑袋上。
楚阳从石像后面跳出来。
“陈晓,我在这里!”
陈晓转过头来,看着楚阳。
“初一,一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窝囊废,只能躲在角落里做缩头乌龟!陆子海怎么会交你这种朋友?”
听到这个名字,楚阳愤怒的吼道:“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我们不是朋友,告诉你,不是我不配,是他不配做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如果你还念及故交,今天就放过他们,有什么事冲我来!”
看到楚阳的反应,陈晓愣住了。“你和海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楚阳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愤恨的说道:“我说过了,我不想再提起他!”
陈晓冷笑一声。声音由泼辣转为温柔:“你们的事,关我什么事,我还懒得管,不如说说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这件事我倒是感兴趣。”
陈晓说着话,故意用枪口敲了敲小涛的头,小涛大怒,在楚阳面前,怎么可能受这种窝囊气,突然探左手一把抓住ak枪管,将枪口推歪,同时身形一转贴在陈晓身边。右手一把扣住扳机,陈晓想抽回手里的枪,却发现抢已经被小涛牢牢锁住,想扣动扳机都不可能了,小涛食指伸进扳机,在没有碰到自己的同时,竟然毫不费力的控制了自己的武器。陈晓大惊失色,小涛把脸近距离贴在陈晓脸上。陈晓不得不放弃ak。闪身后退半步,同时屈膝一顶,小涛尖叫着松开手,双手捂裆,身子蹲了下去。
楚阳看的一闭眼睛。画面简直不忍直视。陈晓这一下,是想让小涛断子绝孙。
陈晓一招得手,并未停歇。嗖的从小涛手中夺回步枪,照着小涛脑袋狠狠的砸下去。
小涛根本就没有机会躲。身后威武大吼一声。
“找死!”
一把短刀嗖的甩了出去。
陈晓寻声看去,却只见短刀带风,瞬间就到了面前。陈晓大惊失色,闪身便躲。短刀带着劲风,从陈晓面前划过,切断了一缕青丝。
陈晓一个翻身跳上棺床。脸色铁青,气息不稳,这次确实吓得够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