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传说是不死的(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威武一听铜柱是固定死的,觉得不大可能。立即试了一下,铜柱果然是被固定在盒子里面的,根本就不可能动。
威武也有点懵,赶紧找别的销芯。可是把盒子翻过来调过去看了不下百遍,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威武但是寻思:难道这盒子就是个摆设?根本就没有机关?
但是仔细看看又不是这么回事。盒子上面有十道纹路,明显是能够活动的接缝。接缝从底部贯穿到顶部,铜柱根部有一个小圆盘,压住了缝隙。这机关从这些缝隙来看,不仅可以打开,而且打开之后,会彻底裂开,至于裂到什么程度,现在还看不出来。
威武琢磨半天,决定换一种思维。用水泡,用灯光照,总之威武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盒子就是原封不动。威武觉得最后一个办法就得用强制手断了。不过这办法平时不会使用,就算打开了盒子,盒子也受到破坏。要是里面有值钱的东西还行,要是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就亏了。
白琅琢磨半天,说古代不会有电灯,光也不会是灯光,不如换成蜡烛试试。
威武觉得有道理,拿出跟蜡烛,用蜡烛的光去照盒子。
威武觉得这东西是不会是利用反射原理,表达什么意思,机关只是一种假象。
威武举着蜡烛在盒子周围晃动,盒子在对面墙上投下一个影子。白琅看着盒子,又看看影子,没看出什么门道。威武也是看看盒子,又看看墙上的影子。
威武试着移动蜡烛更换角度,一不小心一滴蜡油滴到盒子上。威武也刚好看见。蜡油又称烛泪,寓意不好,威武他们讲究这些说法,认为这东西沾到烛泪不太吉利。本想将蜡烛拿开,谁知蜡烛却又滴落一滴烛泪,威武手一抖想把烛泪收住,不让它滴下去。哪只力道没掌握好,烛泪一下滴到铜柱上了。
被烧热的蜡油顺着铜柱流动,居然从铜柱和盖板的缝隙流进了盒子。
威武一慌神,赶紧叫白琅打开电灯。清理盒子上的蜡油。
盒子通体青铜铸造,散热极快。蜡油滴到盒子上,很快凝固。
威武和白琅抠了半天,才把雕刻缝隙里的蜡油清理干净,但是流进盒子里的那一点,却不好清理。
机关这东西不能含糊,威武找了跟银针,穿过缝隙,探到盒子里,一来是清理蜡油,另一方面也想试探一下里面的结构。
谁知威武一清理蜡油不要紧,铜柱周围竟然灌满蜡油。
威武觉得奇怪,盒子里灌满蜡油,难道是为了密封什么东西?
白琅脑子特灵,威武一嘀咕,白琅立即猜到了大概,蜡油未必是封存物品的,也有可能是开启机关的。
铜柱是直接浇铸在盒子底的,里面的机阔不是采用机械固定,而是用蜡油凝固,只要把蜡油融化,机关就会被打开。
威武看了看,白琅的话虽然有点不靠谱,但是也应该试一下。
威武重新点燃蜡烛,用火苗去烧铜球。铜球受热,迅速向下传导,烤了没几分钟,铜球刚被烟熏黑,盒子突然有了变化。
盒子表面十道接缝,同时扩大,五边向外伸展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慢慢绽开。露出了中间的东西……
小涛咽了口水,盒子都这么高档,里面的东西一定很值钱。
威武白了小涛一眼,沉着脸说道:“值钱你白琅叔就不用半辈子在道上打拼了,那里居然只是一面镜子,让好多人看过,都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估计那东西现在还在白琅家里扔着呢。”
噗!
小涛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喷了出去。费那么大周折,居然都没出手?
威武点点头,我要你们听的,不是那里面的东西,而是那个机关,和眼前的很像。
小涛回过神来,刚才一心惦记盒子里的东西,倒是忘了那盒子开启机关的方式,靠的是热量。
眼前的机关是依靠业火的热量开启,的确有共同之处。
楚阳问道:“威武哥确定那个盒子是先秦的?”
威武本来已经把注意力转回到冥泉旁的五个火球上。听到楚阳这么问,突然用一种赞赏的目光看向楚阳。
“你果然想到了这点。”
那面铜镜确实是先秦的物件,但是盒子却出现了争议。
楚阳点头,盒子的机关设计的类型,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先秦。
威武道:“这也是白琅留下它的原因。这个盒子本身就是一个迷。”
小涛低声说道:“你们盗墓就是为了求财,那东西留着也不能生出钱来,再神秘也不当钱花,真不明白白琅怎么想的?”
小涛眼神满是遗憾,心里埋怨这种好事,怎么自己就摊不上呢?
小涛心里埋怨,眼神流露无疑,楚阳暗笑:“好事轮不到你,坏事你可跑不了?”
看似平静,但还是无限吸收水分。业火吸收暴露在空气中的水分,会在周围形成冥泉。
这就是导致废墟没有积雪的原因。
小涛道:“原来地面的雪,不说话融化了,而是被慢慢吸收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