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老城故事(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涛继续忙着清理积雪。王老头乐呵呵的回去取酒。临出门时不忘回头说了一句:“这两天这里来了几个陌生人,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小涛放下手里的活。“他们说什么了么?”
王老头说道:“没说话,我在前面巷子遇到的,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我觉得还是小心点为妙。”
“这破地方能有什么好找的,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只剩下这片烂房子,想搬也搬不走。”小涛一脸的不在乎,将积雪推到院外。叮叮咣咣的敲着推车,把沾在车上的积雪震掉。
小涛看着没什么反应,但是我却感觉到一丝不安,毕竟我是躲在这里的,一冬天安然无事,并不代表永远都没事。那些自认为神通广大的人,处心积虑想办成的事,查到我这里不是没有可能。
最重要的是我不可能在这里躲一辈子,也不想一直躲在这里。
“都是明清时期的老房子,外边的人都觉得这里会有宝贝,每年很多人过来收古货,天气转暖,人会越来越多。不过今年有点早。”
“这里不是圈起来做保护了么,他们也敢大张旗鼓的进来?”我问王老头。我觉得这里既然已经引起国家的注意,那这里是一般古董贩子不敢涉足的地方。那么王老头说天气转暖,人会越来越多是什么意思?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圈的是人,圈不住心,再严密的控制,也震慑不住贪财的欲望。”王老头背着手,摇头叹息,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小涛拉着车子回来时,王老头已经走出院子。
路过木门时,小涛低着头,两个人差点撞到一起。在我看来,小涛今天确实心事重重,以我对他的了解,这种状态重来没有出现过。
王老头走后,小涛站在院子里发愣。
“涛哥,今个儿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瞒着我么?”
小涛摇摇头:“不知道,只是觉得心慌。也许是听说有陌生人闯入这里,有点烦心吧?”
“没事,不用担心,每天和你擦肩而过的,不都是陌生人?王老头说了,每年天气转暖,都会有古董贩子來收古董。”
小涛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别的行当都没事,唯独古董这一行不一样。”
这件事小涛不说,我也心知肚明,外面那些怪物平日里接触的最多的,就是古董贩子。古玩明器的地下交易是一张隐藏在暗处的大网,每个人都有着复杂的关系网。他们之间往往会有密切的联系。
想到这里,我想起了二叔,也就是说二叔的行动是完全可以暴露在对方眼前。二叔和他们周旋,到底有多少胜算。
人的主观意识,迅速影响到自己的情绪。想到二叔,我的心突然一痛。充满牵挂的人生,绝对是一种煎熬。我的情绪会在瞬间转变。
“二叔有消息来了吗?”小涛的异常举动,让我察觉到异常。
他似乎有事瞒着我。
小涛说道:“没有,按照约定,今天该有消息过来了!”小涛低头看看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小涛低着头独自走进屋子。
早春的天气,过了中午温度开始下降。高墙尚未遮挡阳光,懒猫早早的站起身,伸着懒腰,迈着方步,尾随小涛走进正屋。
我知道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小涛也坚持不住了。一个正常人,不可能在这种封闭环境下待一辈子。可是二叔把我们安排到这里,就一直没有露面,也没有关于下一步的计划。我知道楚骄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可是二叔究竟在干什么?难道让我躲在这里,做一辈子缩头乌龟?
夜幕降临,老城区陷入死一般的宁静。成片的老式建筑黑压压一片。很多屋顶已经破损严重,青瓦的缝隙里长出荒草。
黑凄凄的建筑群里,一座老房子,亮起微弱的灯光。
小涛早早点燃了暖炉,屋里散发着融融暖意。
一张老式八仙桌上,小鸡炖蘑菇冒出热腾腾的香气,香味充斥了整个老屋。王老头周了一口小酒,酒醉微熏,述说着和这老屋一样古老的陈年旧事。
靠近我们住的屋子后面,是一座大的院落,现在是一片废墟。荒芜的无处落足。其实这片建筑群已经非常破旧,原有的几个高大建筑早已经在建国前就毁于一旦。剩下的都是不起眼的民居。据王老头口述,那片废墟曾经是清代一位王爷的府邸。王老头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听他爷爷讲过,民国时期,日本人曾征用过那个院子。据说日本人征用完王爷府,最后居然给特么房子拆了!王老头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们猜猜这日本人为什么会拆房子?”
小涛红着眼睛,摇摇头。“不知道?”
我说道:“莫非这日本人想找什么东西?”
王老头露出一幅赞赏的神态。“哎,还是你聪明,这日本人刚征用的时候,倒没人注意,可是征用不到一个月,就把房子拆了。你们想想,这房子拆了肯定的有原因吧?可是这是日本人干的,当时的政府也没办法,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那日本人找到要找的东西了么?”小涛好奇地问到。
既然日本人明目张胆的在城区折腾,肯定是有了一定的把握。那他要找的东西一定势在必得。想必也不会空手而归。
王老头说道:“这你就想错了,有些事呢,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这些个日本人哪,房子倒是拆了,可还没等找到什么东西,就都死翘翘了!”
“什么?死了!你的意思是都死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故,死了几个。”这故事转折有点过大,又不是战争,不会死太多的人。
“嘿嘿,据我所知,是全都死光光了!”王老头说起这些,脸上居然是自信满满,洋洋得意。就好像这些人都是他干掉的。
小涛给王老头酒杯满上。“那你知道是怎么死的么?”
王老头压低声音,仿佛这是个绝对的秘密,怕别人听到一样。“这个死因就玄乎了,听说是都烧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